搜索
当前所在位置: 巧兔教学 > 女性时尚 >

网络用语bkpp是什么意思-ag真人是什么

发布时间:2022-05-21 09:41 作者:新京报 点击: 【 字体:

网络用语bkpp是什么意思?如果你对这个不了解,来看看! 今日,小编巧巧来大家科普一下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网络用语bkpp是什么意思1

欧儿是纯白的徒弟 按照事实来说其实他们俩是情侣 而纯白不愿意爆出欧儿是他女朋友 所以一直以师徒关系在快手 因为之前几个月俩人有了什么矛盾 几个月后 纯白又收了一个女徒弟 并且玩游戏视频配音都模仿欧儿 纯白和欧儿在一起之后 纯白说这一辈子只收她一个徒弟 但没想到他出轨了 就是这样.

网络用语bkpp是什么意思2

在网上冲浪的时候被bkpp这个热词吸引了,这俩人也太可了吧,特别是在《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》的表现里,可以说是从剧里要磕到剧外了,不少小伙伴也是很喜欢这对cp,不过也有的小伙伴质疑bkpp是不是真的情侣,都演过什么剧,下面一起来看看吧。

bkpp是什么意思是谁
bkpp这是两人人物的名字,是近段时间播出的《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》,剧中两个主角一个叫bk(马群耀),一个叫pp(林祎凯),据说两个人是在补习班认识的,后来又加入了同一家公司做了练习生。

之所以那么受大家喜欢,并不只单单因为这部剧,其实最主要的关键他们不是剧火后营业出来的,而是之前就一直这个状态,看起来就很甜,很多姐妹们都喜欢磕这对。

bkpp是真的情侣吗

bkpp是真的情侣。

近日得知有一个自称自己前任是gmm的艺人的博主爆料说找前任打听了一下,结果说bkpp是真的情侣,而其他几对比较火的据说只是好兄弟。

其实在17年的时候两人真的很亲密,而且很多在一起的锤,不过之后好像少了很多,现在因为这部剧,再次看到二人的多次合体,真的是不要太幸福了。

bkpp演过什么剧
目前最火的就是这部《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》,总共5集,每一集都一个多小时,不少看完的小伙伴们表示我以为自己对泰国的bl会不太感兴趣,但这部剧我从头到尾都抑制不住嘴角上扬,我的少女心都要泛滥了,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可爱的人,太可爱了吧,简直可爱到爆炸。

网络用语bkpp是什么意思3

归途经过一片响滩,急湍奔流,水声淙淙。一个秃顶、丰满的中年男人背靠石栏,垂目低首,褐色肌肤,站在他面前的女人裹着米黄头巾,三十来岁,头抵在他的胸口,二人都不说话。她的左手扶着他的腰,右手在他微挺的肚子上,隔着衣服轻轻地抚摸又抚摸,她的动作那么专注,那么温柔,像是一句一句在给他写情书。路人往来如梭,他们似乎全无察觉。

我立在不远处,佯装看水:像是穆斯林,以色列人或土耳其人,应该不是夫妇,夫妇很少在外面这般光景,也许是……我的头脑漫无边际地猜想着,心里却响亮地说这些又有什么要紧呢,要紧的是这样一个男人,相貌平平,也有一个女人这样爱他,这样温柔地、久久地抚摸他,她好像忘了时间,好像把全世界都忘了。

——《每天随便去个地方》(三书)

1

蝴蝶儿,晚春时

《蝴蝶儿》

[五代]张泌

蝴蝶儿,晚春时,

阿娇初著淡黃衣,倚窗学画伊。

还似花间见,双双对对飞。

无端和泪拭胭脂,惹教双翅垂。

日历说春天将尽,我的感觉是还没真正开始。乍暖之后,余寒犹厉,身上的羽绒服,像一层厚厚的冬天的皮,迟迟不能蜕去。商场里两个月前就已经是夏天,买回的短袖放进衣柜,看了又看,尚未及穿已似隔年。高纬度的春天这般难产,那种草薰风暖,叫人可以穿着单衣,徜徉花间的日子极少,往往才觉得不冷,突然就热起来了。

读这首《蝴蝶儿》,我仿佛回到家乡的春天。陌上河边,野花芳草,日长人静蝴蝶飞。也曾有过一件黄色单衣,不是淡黄,是蒲公英般明亮的金黄,城里的表姐穿不上了便寄回来给我,仍然很新,很洋气。我美滋滋地穿着去上学,一路上蝴蝶蜜蜂前后绕飞,更有无数小蠓蚋扑在衣上,纷纷醉倒似的。

“蝴蝶儿,晚春时”,切题,却不泥于题,不去摹写蝴蝶的形神姿态,而以“晚春时”三字括尽。谁都见过蝴蝶,谁都见过晚春,尽可去回忆去想像,这样便不局限于诗人摹写的蝴蝶,而是每个读者自己的蝴蝶了。

“阿娇初著淡黄衣,倚窗学画伊”,此二句妩媚,每个词都有表现力。先是名字,汉武帝陈皇后的小名就叫“阿娇”,后多以阿娇代称少女,女孩名字中带“娇”的颇多,阿娇,娇娇,艳娇,爱娇。

“初著”的心情,春夏之际,尤能体会,换上单衣的感觉真清新,李清照词曰:“夹衫乍著心情好”,就是这个意思。“淡黄衣”,试想少女阿娇,刚刚换上单衣,论颜色,水红好呢,还是淡黄好?其实都好,但词人选了淡黄,淡黄粉嫩,与晚春的菜花也更押韵。

“倚窗”的动作,憨娈,慵懒。阿娇看见蝴蝶,便倚在窗前学画蝴蝶。蝴蝶美丽,蝴蝶有幻意,惹人迷思。

上片这几句,清新质朴,有点像民间词。下片蝴蝶已画好,画得怎么样呢?

“还似花间见,双双对对飞”,画得活灵活现,宛如花间所见,而且画了一对,在飞。这是蝴蝶的写真,也是阿娇的潜意识所为。从前的人爱在被子、枕头、门帘、鞋面上绣花,绣一枝梅,两朵牡丹,几茎兰草,旁边总是绣着蝴蝶,对舞翩飞。

阿娇看着自己画好的蝴蝶,不觉落泪。“无端和泪拭胭脂,惹教双翅垂”,“无端”甚好,看蝴蝶可爱,所以画蝴蝶,画得好才要高兴,却又伤心。泪水沾湿了画,惹得蝴蝶也垂下双翅。

下片四句,一波三折,写得很含蓄,阿娇的情意,阿娇的心事,读者自可细细玩味。

张大千《蝴蝶图镜心》

2

给什么智慧给我,小小的白蝴蝶

《玉蝴蝶》

[五代]孙光宪

春欲尽,景仍长,满园花正黄。

粉翅两悠飏,翩翩过短墙。

鲜飙暖,牵游伴,飞去立残芳。

无语对萧娘,舞衫沉麝香。

写蝴蝶写得最好的,莫过于这些花间词,也许蝴蝶本身就是一曲小令:妩媚,轻盈,如幻,隽永。

“玉蝴蝶”,词牌名,五代词多就题目创作。玉蝴蝶,即那种玉色的白蝴蝶,菜园里很常见。“春欲尽,景仍长”,春天是这样的景象,群花次第开放,节气虽近立夏,油菜花,也许还有蒲公英、连翘、棣棠,满园开得正黄。

“粉翅两悠飏,翩翩过短墙”,“两”悠飏,一对粉翅上下翕忽,扇动得轻盈,翩翩过了短墙。短墙甚好,亲切友善,蝴蝶飞得过去。

下片,词人的目光仍追随着蝴蝶,来到园外。“鲜飙暖,牵游伴,飞去立残芳”,晚春风暖,“鲜飙”这个命名,既能让人感觉到风的新鲜,又能感觉到风的骀荡。蝴蝶牵着游伴,飞落在残花上。

至此全写蝴蝶,末二句才提到人:“无语对萧娘,舞衫沉麝香。”无语者,乃痴望蝴蝶的词中人,“无语”之语,是一个巨大的留白,其声音回荡在前面的每一句诗里。无语相对,舞衫递来阵阵沉香,氤氲轰响。

人生岂非一场春梦?人的灵魂就像那梦中的蝴蝶,但与蝴蝶不同的是,人知道春欲尽花已残,人是沉重的,不能像蝴蝶那般悠扬。庄周梦蝶的寓言,你可曾想过庄子如果不是用蝴蝶来做比喻,如果说梦见自己是一只狗在汪汪叫,虽然隐喻的逻辑是一样的,但寓言效果将大打折扣。

博尔赫斯在哈佛大学演讲谈诗的隐喻时谈到了庄子,他说如果人生真的是一场梦,那么用来暗示的最佳比喻就是蝴蝶,而不是老虎或打字机,因为蝴蝶有种优雅的、稍纵即逝的特质,庄子在选择表达观念的措词上挑到了一个最适当的词。

明 陈栝《写生游戏图》

3

一年春事都来几

《青玉案》

[宋]欧阳修

一年春事都来几,早过了、三之二。

绿暗红嫣浑可事,绿杨庭院,

暖风帘幕,有个人憔悴。

买花载酒长安市,又争似、家山见桃李。

不枉东风吹客泪,相思难表,

梦魂无据,惟有归来是。

一说此词作者是李清照,论辞气音调,实近欧阳修,或系易安拟欧公之作亦未可知,暂且存疑。其实不论署什么名,都只是个名字而已,对于作者,对于我们,又能意味着什么呢。

“一年春事都来几,早过了、三之二。”春天总是很短,才来没几天,匆匆又要去了。早过了三之二,有人说不要叹息,要乐观,向前看,不是尚有三之一吗?只剩半杯水和还有半杯水,诚然是个态度问题,但并非单选。乐观可能出于盲目,悲观也常源自深情,也未必不是一种远见。

春天草木萌发,一刻也不停下,花开了,便开到极盛,叶绿了,便尽兴地绿,好像一场舞台剧,热闹过后,谢幕退场。“绿暗红嫣浑可事”,这句另有版本作“绿暗红稀”,暮春绿暗,当是红稀之时。“嫣”是美好的意思,除非词人想说枝头的残红更教人怜惜。

“绿杨庭院,暖风帘幕”,如此春景,可以是怡静,可以是落空,那要看帘幕后的人是谁。“有个人憔悴”,憔悴是一种心情,春来春又去,忽然之间,有人就觉得老了。

“买花载酒长安市,又争似、家山见桃李”,外面的世界再繁华,活得再潇洒,又怎能比得上坐在家山的桃李树下?作者也许是迟暮襟怀,也许是厌倦了宦游生涯,暮春时节怅然而思归也。

客自有泪,不怪东风。不是在外面过得不好,也不是家乡有多么好,此等相思,跟谁也没法说明白,所以说“相思难表”。但凡相思,恐怕都是难表的,只自知耳。梦魂呢?现实身不由己,梦魂一样无据。惟有归来是!

词中心情,漂泊岁久的我颇能领略。想起一件事,刚换工作到某市时,办公室一位古道热肠的同事与我共餐,等待上菜之际他骤尔问:“你想不想家?”好些年没人这样问过,我自己也没想过了,一时茫然,便问:“家?你说的是哪个家?”他有点诧异:“你长大的家啊,你父母的家。”他是本地人,生于斯,长于斯,即将终老于斯,他不知道像我这类人早已没有了家。漂泊在外,一开始很想家,家还在那里,像一个灯塔,而后渐远,想家的心情亦渐淡,感觉失落了什么,再后来连失落感也失落了,有时蓦地很想家,却又不知家在哪里。如今,终于修炼到每块陆地都如同自己的国土,进而将整个世界视作淡漠异乡。

说回眼前,四月不是残忍的季节,四月只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树木说绿就绿,一绿就全绿了。嫩绿的新芽,像刚从冬眠醒来说出的第一句话。去年此时,前年此时,一生能见几回绿?季节循环着它自己,仿佛与我们无关。我们不在循环里,不在时间的河流里,我们在岸上,看着布景的切换:而春,而夏,而秋,而冬。我们始终在这里,怎会老去,又怎会死去?

《周末读诗:细雨湿流光》,作者:三书,版本:青海人民出版社 2022年1月

撰文 | 三书

编辑 | 宫子,张进

校对 | 柳宝庆

阅读全文
返回顶部